从处处碰壁,到无限感慨——崔中成工伤事故损害赔偿案

日期:2017-03-06

2012年7月14日,崔中成等7人经张善飞介绍,来到启东辉煌钢结构公司做电焊工,公司给他们记了出勤,每天工资180元。

2012年9月14日,崔中成在工作时从高处跌下,两腿受伤。辉煌公司垫付了6万元的医药费,可后期的医疗费用公司就再也不付了,崔中成只得自己支付。崔中成前后住院85天,共花去医疗费用11万元多。事情发生后,公司没有为崔中成申请工伤认定。于是,崔中成妻子搜集了出勤表、工资清单、工友证明、公司为他们投的人身意外保险单等证据资料,到劳动部门申请工伤认定。因崔中成与公司没有签订劳动合同,首先要确认事实劳动关系。在仲裁委员会确认劳动关系时,公司提出崔中成与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并拿出该公司与张善飞签订的《加工承揽协议》加于佐证,说明崔中成是由张善飞雇请的,与公司无关;公司垫付的医药费和工人工资均由张善飞出具借条,在其加工费中扣除;出勤表不是公司的,是张善飞自己制作的;工人工资是公司为张善飞代发的;保险单是张善飞隐瞒了公司,冒用公司名义投保的。由此,启东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认定,崔中成与辉煌公司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仲裁判决出来后,崔中成不服诉至法院,经启东市人民法院一审、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崔中成皆败诉。崔中成的家人是想不通,活在公司干的,事故是在劳动时发生的,工资也是公司发的,保险也是公司给投的,怎么就确定不了事实劳动关系了呢?朗朗乾坤难道就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了吗?崔中成在校读书的儿子在查找有关法律法规的过程中,接触到了一个新的名词,为父亲工伤的案子点燃了希望,这个名词就是法律援助。

2013年12月28日,崔中成的家人敲开了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大门。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受理了本案,并专门召开疑难案件研讨会。研讨会形成两套方案,一是按雇佣关系进行雇员损害赔偿,二是按非法用工关系进行工伤赔偿。两套方案的差别在于:一、案件办理难度不同:雇员损害赔偿时间短,程序简单;工伤赔偿时间长,程序复杂。二、过错原则不同:雇员损害赔偿适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司法判例一般判决雇员承担20%左右的责任,非法用工工伤赔偿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劳动者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三、伤残等级不同:按照雇佣关系伤残评判,崔中成可能是十级伤残,工伤评残则可评七级。四、赔偿数额的差别巨大:雇佣关系中因受援人崔中成是农村户籍,又无在城镇工作生活一年以上的相关证据,按司法判例,可主张的残疾赔偿金额仅为29916元,最高也不会超过60000元;按工伤赔偿其一次性赔偿金一项就为230184元。在综合权衡两套方案的利弊以后,征得家属的同意,会议决定采用后一种方案,以寻求合法权益最大化。

考虑到江苏扬子江律师事务所高洪新主任在法律援助中心值班时接待过当事人,对案情比较熟悉,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遂决定指派到他所在的江苏扬子江律师事务所承办本案。高洪新认真阅读了崔中成家属提供的所有资料,根据有关的法律法规,对证据资料进行了严格的考证、筛选、整理,认为认定非法用工单位的身份是本案的重中之重。高主任通过反复法理论证、调查张善飞办理工商注册登记情况,结合张善飞以启东辉煌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名义为崔中成等人办理过意外保险的被保险人名单以及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民事判决书的判案理由,可以申请确认崔中成与张善飞之间的非法用工关系。最后高主任整理出了一套严密的办案思路:第一步,调查张善飞的工商档案;第二步,申请劳动仲裁确认崔中成与张善飞之间的非法用工关系;第三步,确认崔中成与张善飞之间的非法用工关系后,继续工伤认定程序;第四步,工伤认定后,申请劳动能力鉴定;第五步,根据伤残等级,请求工伤赔偿。

2014年1月26日,高主任起草了仲裁申请,递交到启东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要求确认崔中成与张善飞之间的非法用工关系。他在代理意见中,首先解释了非法用工的定义,根据《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2条规定:“本办法所称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是指无营业执照或者未经依法登记、备案的单位以及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或者撤销登记、备案的单位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或者用人单位使用童工造成的伤残、死亡童工。”也就是说没有营业执照不具备法律规定要件的单位用工都在非法用工的范围。常见的非法用工包括:“使用童工、未经备案登记及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或者撤销登记、备案招用员工、外籍员工未经批准在国内工作等都属于非法用工”。然后,又阐述了非法用工的法律特征: 1、非法用工的主体是无营业执照或者未经依法登记、备案的单位以及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或者撤销登记、备案的单位后没有再领取营业执照、再行登记、备案或者用人单位使用童工的用人单位;2、用人单位有非法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行为(包括过去、现在二个时间段); 3、用人单位有非法用工的事实。简而言之,就是非法用工单位无“用工权”而非法用工的情形。区分用工单位是“非法用工”还是“合法用工”,关键是要看用工主体是否经过依法登记、备案,是否有无营业执照。有无营业执照、是否经过依法登记、备案是成立“非法用工”或“合法用工”的核心要件。最后,结合本案的事实,因张善飞不具有相应的用工主体资格,可确认为崔中成与张善飞之间存在着非法用工关系。

2014年4月10日,仲裁庭正式开庭。听了高主任的代理意见,仲裁员和对方代理人都觉得有根有据,法理清晰。2014年4 月24日,崔中成与张善飞之间的非法用工关系得到了启东市劳动争议仲裁院的确认。在仲裁裁决书生效后,高主任代受援人申请恢复工伤认定。2015年5月21日,南通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鉴定结论,为柒级伤残。2015年12 月24日,启东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决张善飞赔偿崔中成346930.44元。

这是一件非常成功的法律援助案件。没有申请法律援助,仅凭自己对法条的简单理解去诉讼,弄得处处碰壁,仲裁、一审、二审皆败诉。有了法律援助,法律援助律师运用不同的法律条文,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一次性成功。

翻开高主任手机中与崔中成的对话记录,那满屏的文字,无不反映着我们援助律师高度的责任心和为受援人周到服务的满腔热情。当高主任告知仲裁结果时,崔中成的短信是这样回复的:想想你我萍水相逢,非亲非故,你却无偿地一次次帮我代理,你是个好人,你的大恩,我……一个省略号,其中包含了受援人多少的情感,每一个有良心的人都能体会到,此时无声胜有声!